• <button id="z4cf7"><acronym id="z4cf7"><menuitem id="z4cf7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s id="z4cf7"><object id="z4cf7"><input id="z4cf7"></input></object></s><dd id="z4cf7"><noscript id="z4cf7"></noscript></dd>

    技術優勢

    方法總比困難多        — —沈國良

    我曾在染廠干了十年,搞應用技術服務也已8年了,在很多人眼里,助劑行業就是拼兌水,用棍子攪拌一下就行了,事實上很多人也去買個配方,買點原材料兌一下,靠著點人脈關系,以低價位竟爭,造成了高品位助劑產品少,中低檔產品滿天飛的局面,再加上印染行業不景氣的情況下,價格竟爭越演越烈。

    助劑廠要在目前這樣困難的情況下生存下去,光靠價格竟爭肯定不長久,一定要有自已獨特的東西,我以為主要為二方面,一方面必須建立一支熟悉印染行業的應用技術服務隊伍,另一方面必須研發適合于印染廠降低成本,搞高印染產品附加值的產品。

    很多助劑廠成立了應用技術服務隊伍,但大多數企業都把應用技術服務人員用在產品推銷上,而忽視了對印染廠技術服務上面。

    說到底印染行業存在的問題和助劑行業相同,產品相同、質量相同、營銷思路相同,差異化的東西很多,剩下的只能是價格竟爭了。

    到很多印染企業的老總說企業虧本了,我經常問他們一句,你一年到頭才知道虧本了,那么你一個月知不知道,一天知不知道,一缸知不知道,甚至做下去的工藝配方是否合理,一想,原來日子太好過了,管理方面太粗放了,一遇到緊巴巴的日子,竟不知道精細化管理了。

    成功的企業各不相同,虧損的企業大多雷同。企業最關心的是效益,是生存問題,染廠出效益主要在少材料、少回修、多出正品,這才是根本。

    前幾年有染廠老總跟我說他們廠在正品率在98%以上,但還是虧本,我就跟他說如果正品率真能達到這么高,我就給你發印染諾貝爾獎。后仔細分析,他們說的正品率是指客戶退回廠里的匹數計算的,而對生產過程中的質量未統計進來,如10匹布加料,次算10匹產品,加料2次算20匹次品,過程中改色匹數統計,定型機上回定一匹算一匹次品,按這個方法一個月后說只有70%,我說這就對了,你以后只要抓大放小,以后肯定會有效益。

    再如我們關心的色花、色漬、白漬、左中右色差問題,我總結如下幾點:

    T/R仿毛產品的色花、色漬、白漬

    很多染廠只注重染色工序,不注重前道前處理減量工藝,仿毛產品如前道減量塞牢,中和過早的話,那么在染色過程中很容易出現色花、色漬、白漬,越回修問題越重。

    染料過量問題

    蕭山某廠做滌/改性滌/粘仿毛產品,滌綸含量在65%左右,300%分散黑EX-SF用量在4%,經常出現色漬,叫技術科打2%、2.5%、3%、3.5%、4%打樣,300%EX-SF發散黑2.5%用量深度能達到4%,選用2.5%染料后色漬現象大大減少,不僅節省了成本,并且提高了干、濕摩牢度及水洗牢度。

    蕭山某廠做滌/改性滌/粘膠時裝經常出色花,改性滌含量約20%,滌套色很淺,而X型陽離子染料用量達0.9%,已大大過量,經減少染料用量,色花、色漬大大減少。

    蕭山某廠做滌長絲四而彈高牢度黑,用的高牢度黑分散染料價格70多元/kg,用量7%,后對比,4.8%的染料和7%的染料經還原清洗后深度一樣,改進工藝后大大節省了成本。

    水質問題

    蕭山某廠做全滌布上半年淺色經常出黃漬、污漬,他們說用了15元/kg的精練劑和30元/kg的修補劑也沒用,在現場試驗,用2kg精練劑加堿升溫到100℃前處理降溫到70℃時拉出布來看布面干凈,解決了問題又推進了產品,其實對于水質問題我還是呼吁一下,很多染廠沒有重視,如果發現染缸噴嘴或加熱器污垢很多且升溫很慢,建議多使用點螯合分散劑。

    工藝問題

    蕭山某廠做2%分散翠蘭在長絲上經常色花,該工藝已使用10多年了,用30多元/kg的修補劑也無濟于事,按經驗,染料上色最快在100~110℃之間,經打開升溫曲線,染料在110~120℃之間上色最快,調整工藝后用3.5元/kg的高溫勻染劑也就可以了。

    紹興某廠做滌/改性滌手抓花布出現了20多缸次品,很著急,該廠工藝一般在100℃前升溫很快,100℃以上升溫很慢,經打開升溫曲線,陽離子染料在100℃已完全上色,把工藝調整100℃前控制溫慢,100℃以上不控溫,再無次品。

    紹興某廠套活性經常色花,打工藝曲線發現加堿前基本上不上色加堿后上色很快,調整工藝常溫預加堿2kg后色花基本無。

    再如在節能減排方面,針對蕭紹印染廠噴射溢流缸多排污大問題,我正在積極推廣活性硫化卷染機染色,如T/R仿毛織物先溢流缸套分散再卷染機內套硫化,溢流缸水在3.5噸左右,而卷染機在0.6~0.8噸左右,改進工藝后,污水排放從每缸50噸降到6噸左右,而且節省了大量能源,提高了正品率,效益不言而已。

    以上是我在技術應用服務方面的一些體會,現在我在大力推廣活性低溫皂洗工藝及產品,相信該工藝和產品在印染行業將有很大作為,但我更多看到,其實印染廠現在不僅僅在技術方面缺乏,很多觀念都已過期。

    舉個例來說,蕭山某廠做天絲產品已有一定知名度,但缸差不穩定。該廠老總叫我去呆了二天,第三天召集全體中層干部會議,我說了二點,一點是你們廠里每個干部都有幾十年的工作經驗,從每個人看來都可以當廠長,但是第二點,把你們放在一起配合很成問題。二天里我看到一個現象,噴射溢流缸做400g/m的天絲布,布太厚很難走動,升瘟到60℃才能運轉正常,如果做活性染料淺色在此時加元明粉,很容易色花,有個生產經理跟我說不加元明粉可以防止色花,他也做了,加了三次料,還是色花,其實這里存在一個很大的配合問題,如果再叫技術科打一下不加元明粉和加元明粉色光會不會變化,那效果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  我一直在跟印染企業一線人員交流,他們有很多經驗值得我們學習,也有很多困惑想請我們解決,我一個人的能力有限,希望在座的各位前輩、各位專家領導多多幫助,多給印染企業建言獻策,提高我國的印染技術水平,同時也能促進助劑行業健康、穩定地發展。

    (本文已收錄于《浙江省紡織印染助劑情報網第十九屆年會》論文集)

    日日噜噜夜夜麻豆_在线精品视频免费观看_最近中文字幕高清中文字幕_国产黑色丝袜在线看19